应建仁惊雷之下62亿商誉一夜间化为乌有

娱乐资讯 2020-08-05164未知admin

  丢包表现了一定的随机性而没有连续性和振荡性的通断,基本排除网络环问题,初步判断这种现象可能是病毒等引起的。

  同是从小地方起家,李书福带领吉利收购沃尔沃,闯出一番天地,应建仁却热衷于资本游戏,闹得烂债缠身。应建仁作为众泰汽车的实际控制人,在2017年联合他的外甥金浙勇,导演的一场“借壳”大戏,实际上就是”左手倒右手“,历经三年终于爆出62亿元的惊雷。曾经估值116亿元的众泰汽车,如今62亿元的商誉一夜化为乌有,2019年爆亏92亿元,股价从最高15元跌至2元。4月25日,众泰汽车披露了2019年主要经营业绩,应建仁亲手拉响那根引线亿元瞬间。市值只有40亿元的众泰汽车,计提了62亿元的商誉,加上经营亏损,2019年众泰汽车亏了92.94亿元,亏掉市值两倍有余。在A股奇幻的亏损故事里,众泰汽车算是亏出了新高度。这62亿元的商誉,可以追溯到2016年众泰汽车与金马股份重组上市的一系列操作,背后操盘手应建仁,是浙江永康地区首富。永康市以“五金”出名,应建仁1992年创办了一家五金厂,主要生产汽车冲压件和模具,一步步扩张后形成铁牛集团,业务深入永康市的方方面面,包括电子元件、、汽车等。应建仁和妻子徐美儿控制的铁牛集团2003年、2007年先后买下了两家壳金马股份、铜峰电子,此后便开始了资本市场的表演。涉猎汽车零部件领域的铁牛集团,2003年尝试汽车整车制造,出资300万元和自家亲戚一起成立了众泰制造,应建仁的两位外甥负责的里里外外。因为赶上国内汽车制造的黄金期,众泰制造很快便可以独当一面,成为集团重要的一块业务,自然也打起了上市的主意,最终的方案是利用应建仁手中的“壳”资源金马股份,借壳上市。2015年11月,应建仁正式启动“借壳”计划。外甥金浙勇成立永康众泰汽车有限(下称“永康众泰”),作为本次“借壳”的运作,装入众泰制造和众泰新能源两块重要的资产。在应建仁的操作下,实际资产只有22亿元的永康众泰,以116亿元的价格卖给上市,形成80多亿元的商誉。彼时,永康众泰的业绩成色并不好。众泰汽车一直被贴着山寨、模仿的标签,坊间称为“豪车皮尺部”。新能源汽车补贴最凶猛的时候,众泰也顺势入局,推出的云100、T11等车型,新能源补贴金额接近售价的60%,完全是补贴依赖型产品。2015年众泰新能源汽车收入为21.9亿元,补贴就达到11.4亿元,补贴占收入的比例高达52%。补贴补出来的汽车产品,让众泰新能源汽车一度被封为“国民神车”,2016年销量达到33万辆,但是随着新能源补贴政策大幅度退坡,众泰新能源汽车的市场地位便越来越差,“重组上市”完成后,应建仁2017年、2018年的销量分别为31.7万辆和23.31万辆,业绩大幅下滑。赚得补贴之外,永康市一直对铁牛集团旗下的企业“宠爱有加”,每年对众泰的补贴约为2亿元。不过铁牛集团也是永康市的纳税大户,常年名列永康市纳税百强企业名单,即使在非常的2019年,铁牛集团也是亿元纳税单位。2019年下半年,车市寒冬、没有满足国六标准的车、新能源补贴退坡,多重外部压力袭来,众泰汽车陷入停工危机。永康市出面协调,让众泰汽车从银行获得30亿元贷款,永康市上级单位金华市甚至透出风声,会追加投资15亿元,来保住众泰汽车。不过“打铁还需自身硬”,众泰自身造血能力不足,背后实控人应建仁甚至有掏空上市之嫌。“借壳”完成后,装进去的商誉逐年减值,还剩62亿元。2016年3月,“借壳”方案出炉,金马股份通过发行股份+现金的方式,收购永康众泰。彼时,永康众泰净资产价值约为22亿元,却给出116亿元的超高估值,增值率达到429%。金马股份当时的市值仅为32亿元,这项收购被誉为“蛇吞象”。永康众泰的估值也遭到质疑,毕竟吉利收购沃尔沃才花了18亿美元,众泰无论从市场还是技术都难以跟沃尔沃相提并论,却得到跟沃尔沃旗鼓相当的估值。根据“借壳”方案,金马股份要向金浙勇支付20亿元现金,后者将成为上市的实际控制人。反正里里外外都是应家人,“借壳”上市后,既可以资金,又把80亿元商誉变成实打实的股份,还顺带提升了上市的股价,简直是一石三鸟的模范资本操作。应建仁万万没算到,方案刚做好就赶上“史上最严”的“借壳”,上市控制权易主,应建仁的完美“借壳”方案正好撞到枪口。既然金浙勇是障碍,那便让他出局,在收购案终止的一月内,铁牛集团用60亿元分别收购了金浙勇等人手上永康众泰的股权,最终合计持有永康众泰57%的股份,成为控股股东。铁牛集团本来就是金马股份的控股股东,把永康众泰装入上市,实际控制人不会发生改变,就不构成借壳上市。铁牛集团收购永康众泰时,应建仁仍旧按照116亿的估值来购买,相当于把“借壳”过程前置了一步,而这次交易,不仅使得金浙勇直接50亿元,是“借壳”方案金额的2.5倍,还成功绕过了的监管。最终,永康众泰入主上市,金马股份更名为众泰汽车。彼时,新能源汽车概念正热,加上有116亿元资产并入,众泰汽车市值一度飙升至290亿元,是“借壳”之前的约10倍。“借壳”猛赚一大笔之后,应建仁还在持续薅上市羊毛。应建仁2018年6月,铁牛集团将永康市一块14.6万平方米的土地,转让给众泰汽车,价格为2.7亿元。平均每的价格约1800元,而同时期永康市工业用地约为750元每,交易价格远高于市场价。2018年3月,铁牛集团拍下这块地的价格是1.1亿元,短短三个月就从上市赚走1.6亿元。眼看众泰汽车一步步迈入空心化,但重组时带入上市的80多亿元商誉,铁牛集团还是要负责的,众泰汽车需要完成相应的业绩承诺才能过关。按照业绩承诺,众泰汽车2016年、2017年、2018年经审计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 12.1亿元、14.1亿元、16.1亿元。如果众泰汽车未完成业绩承诺,那么铁牛集团优先用众泰汽车的股份,由上市以1元回购并注销,如果股份不够还再用现金。在交易之前,众泰汽车2014年、2015年净利润分别为2亿元和9.7亿元,如果要完成业绩对赌净利润每年需要保持20%左右的增长,这在汽车行业是一个相对较高的增速。明眼人都可以看出的风险,在资本市场叱咤风云的应建仁能不清楚吗?这里就不得不提一句资本市场的圣经:“事出反常必有妖”。众泰汽车最终在2017年8月成功入主上市,当年众泰汽车就没能完成业绩承诺,2017年净利润为13.4亿元,只完成业绩承诺的95.15%,铁牛集团用1000万股赔偿,上市以1元回购并注销。值得注意的是,铁牛集团获得的股份,是通过众泰汽车入主上市交换得来的,注销少量股份并不影响它的控股地位。2018年,众泰汽车非但没能盈利还亏损了4.19亿元,跟16.1亿元的业绩承诺相差20亿元,根据补偿协议,铁牛集团需要补偿4.68亿股,并由上市注销。铁牛集团后来又披露了一份跟金浙勇的协议,其中铁牛集团即因众泰汽车业绩未达标而补偿的股份,产生的损失由金浙勇以现金补偿,以2018年最后一个交易日众泰汽车的股价为基础,最终金浙勇向铁牛集团支付了合计20.28亿元的补偿款。巧合的是,应建仁“踩点”把铁牛集团持有的众泰汽车股份质押了,导致所持有股份不够,就一直拖着不还了。2018年6月到9月,铁牛集团集中质押了6.4亿股,占其持有上市股份的80%,那时众泰汽车股价在10元上下,以行业平均质押率4折计算,铁牛集团通过质押的回款规模超过20亿元。一边收了金浙勇20亿元现金,一边掐准时间点,提前质押,导致股票无法,两头的便宜都占着。就算铁牛集团将4.23亿股股份归还给上市,它还持有27.15%股份,依旧保有对众泰汽车的控股权。未来如果这笔股份,应建仁也不吃亏。以众泰汽车5月12日的收盘价1.89元计算,铁牛集团需要的4.68亿股价值8.84亿元,而它从金浙勇那里得到20.28亿元,相当于“浮盈”11.43亿元。目前,铁牛集团仍未4.6亿股。2020年5月,众泰股份发布公告显示,浙江证监局已经针对此事责令铁牛集团改正,切实保障上市和投资者的权益。众泰汽车还在持续亏损,2020年一季度亏损约4亿元,同比下滑494%,供应商纷纷诉讼冻结上市股份,铁牛集团亦成为冻结目标。不过,应建仁联合外甥金浙勇这一系列左手倒右手,怎么算都是一笔划算的买卖,只是苦了那些相信众泰销量的韭菜们。如今,62亿元的商誉重担卸下,众泰汽车又变成一个市值小无负担的优质“壳”资源,而应建仁的铁牛集团还有、五金等业务,如果借机再来一轮“左手倒右手”的资本游戏,不知道还有没有韭菜可以割。

原文标题:应建仁惊雷之下62亿商誉一夜间化为乌有 网址:http://www.bestblade.cn/yulezixun/2020/0805/9795.html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锐云新闻网 www.bestblade.cn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