游白水书付过

头条资讯 2020-06-20199未知admin

  吏吴两载,登虎丘者六。者闻令来,皆避匿去。文昌阁亦佳,晚树尤可观。(1037年1月8日-1101年8月24日)字子瞻、和仲,铁冠、东坡,世称苏东坡、苏仙,汉族,眉州眉山(四川省眉山市)人,祖籍栾城,北宋著名文学家、书法家、画家,历史治水名人。但过午则日光射人,不堪久坐耳。而绝徼海外,或素不产竹之地,然使其人一旦见竹,吾意其必又有甚于京师人之宝之者。

  然才遇霜雪,又槁以死。潭水像雪花般飞溅,声音如雷鸣般轰响,令人又惊又喜。山有个弯道,每个弯道处都是潭水!

  这篇文作于绍圣元年(公元1094年)苏轼贬官惠州(今广东省惠阳市)时所作,年五十九岁,风烛残年,上失意,兄弟同窜,家属离散,病骨支离。

  是故欲为史,若为史之别子也者,毋呓毋喘,自尊其心。心尊,则其官尊矣,心尊,则其言尊矣。官尊言尊,则其人亦尊矣。尊之之所归宿如何?曰:乃又有所大出入焉。何者大出入?曰:出乎史,入乎道,欲知大道,必先为史。此非我所闻,乃刘向、班固之所闻。向、固有征乎?我征之曰:古有柱下史老聃,卒为大。我无征也欤哉?

  千顷云得天池诸山作案,峦壑竞秀,最可觞客。是以自古以来,知好竹者绝少。而病寻作,余既乞归,恐进之之兴亦阑矣。何者善入?天下山川形势,风气,土所宜,姓所贵,皆知之;何者大出入?曰:出乎史,入乎道,欲知大道,必先为史。擅长文人画,尤擅墨竹、怪石、枯木等。然穷其所生之地,则绝徼海外之人视之,吾意其亦无以甚异于竹之在江以南。”呜呼。

  千顷云得天池诸山作案,峦壑竞秀,最可觞客。剑泉深不可测,飞岩如削。心尊,则其官尊矣,心尊,则其言尊矣。君之力虽使能尽致奇花石,而其好固有不存也。牛宝彤选注.三苏文选:四川出版社,1983年03月第1版:第216页沿着山向东走,在稍稍偏北的地方,有一道瀑布高七八十丈?

  语云:“人去乡则益贱,物去乡则益贵。心何如而尊?善入。者闻令来,皆避匿去。每至是日,倾城阖户,连臂而至。文章开篇简洁交代了游览的时间和地点后即展开具体的描写。未几而摇手顿足者,得数十人而已。

  此非我所闻,乃刘向、班固之所闻。孑孑然有似乎偃蹇孤特之士,不可以谐于俗。余因谓进之曰:“甚矣,之横,皂隶之俗哉!”今余幸得解官称吴客矣。吾江南人斩竹而薪之,其为园,亦必购求海外奇花石,或千钱买一石、百钱买一花,不自惜。此文叙次井然,寥寥数语,描景物如画,详略得当,情景交融。雪溅雷怒,可喜可畏。其于言礼、言兵、言政、言狱、言掌故、言文体、言人贤否,如其言家事,可为入矣。

  且彼京师人亦岂能知而贵之?不过欲以此斗富,与奇花石等耳。因自谓竹溪主人。以其难致而又多槁死,则人益贵之。吾重有所感矣!苏轼是北宋中期文坛,在诗、词、散文、书、画等方面取得很高成就。

  傍晚时我们顺来返回,欣赏山上的火烧云,十分的壮观。一会儿上山,一会儿下山走过几条山谷。到了江边,此时月亮从山后面出来,在江心划船,用手拨弄水中玉碧明珠似的月影。

  是将不胜笑也。一夫登场,四座屏息,音若细发,响彻云际,每度一字,几尽一刻,飞鸟为之徘徊,壮士听而下泪矣。一箫,一寸管,一人缓板而,竹肉相发,清声亮彻,听者魂销。君生长于纷华而能不溺乎其中,裘马、僮奴、舞,凡诸富人所酣嗜,一切斥去。水边的悬崖上有几十处巨大的脚印,这就是人们所说的佛迹。作品有《东坡七集》《东坡易传》《东坡乐府》《潇湘竹石图卷》《古木怪石图卷》等。

  绍圣元年1十月十二日,与幼子过游白水佛迹院,浴于汤池,热甚,其源殆可熟物。

  首先写白天游览所见,主要写了温泉、悬瀑和佛迹三景,描写时抓住了三景各自的特色。布席之初,唱者千百,声若聚蚊,不可辨识。诗题材广阔,清新豪健,善用夸张比喻,独具风格,与黄庭坚并称“苏黄”;史之尊,非其职语言、司谤誉之谓,尊其心也。

  绍圣元年十月十二日,我与小儿子苏过游白水佛迹院,在温泉中沐浴,水很热,它的源头大概能使东西熟透。

  绍圣元年1十月十二日,与幼子过游白水佛迹院,浴于汤池,热甚,其源殆可熟物。循山而东,少北,有悬水百仞,山折,折处辄为潭,深者缒石五丈,不得其所止。雪溅雷怒,可喜可畏。水崖有巨人迹数十,所谓佛迹也。暮归倒行,观山烧火,甚俛仰,度数谷,至江山月出,击汰中流,掬弄珠璧。到家二鼓,复与过饮酒,食余甘煮菜。顾影颓然,不复甚寐。书以付过。东坡翁。——宋代·苏轼《游白水书付过》

  虎丘去城可七八里,其山无高岩邃壑,独以近城故,箫鼓楼船,无日无之。比至夜深,月影横斜,荇藻凌乱,则箫板亦不复用;尤挺挺不妄与人交,有偃蹇孤特之气,此其于竹,必有焉。这是一篇写得非常优美的游记,描述自己和小儿子苏过泡温泉和游览佛迹院的一天经历,表达了东坡清素的闲情逸致,以及随遇而安、豁达乐观的人生态度。苏轼善书,“宋四家”之一;余舅光禄任君治园于荆溪之上,遍植以竹,不植他木。故其巧怪不如石,其妖艳绰约不如花!

  凡月之夜,花之晨,雪之夕,游人往来,纷错如织,而中秋为尤胜。未几而摇手顿足者,得数十人而已;但过午则日光射人,不堪久坐耳!

  写温泉,着眼于水温之高:“热甚,其源殆可熟物。”因为二人均在其中洗过澡,故体会甚切。写悬瀑,着眼于它的形态,由于瀑布高达百仞,悬瀑下的山岩有层凹曲,每个凹曲处都形成一个水潭,而“

  每至是日,倾城阖户,连臂而至。衣冠士女,下迨蔀屋,莫不靓妆丽服,重茵累席,置酒交衢间。从千人石上至山门,栉比如鳞,檀板丘积,樽罍云泻,远而望之,如雁落平沙,霞铺江上,雷辊电霍,无得而状。

  (1037年1月8日-1101年8月24日)字子瞻、和仲,铁冠、东坡,世称苏东坡、苏仙,汉族,眉州眉山(四川省眉山市)人,祖籍栾城,北宋著名文学家、书法家、画家,历史治水名人。苏轼是北宋中期文坛,在诗、词、散文、书、画等方面取得很高成就。文纵横恣肆;诗题材广阔,清新豪健,善用夸张比喻,独具风格,与黄庭坚并称“苏黄”;词开豪放一派,与辛弃疾同是豪放派代表,并称“苏辛”;散文著述宏富,豪放自如,与欧阳修并称“欧苏”,为“唐宋八大家”之一。苏轼善书,“宋四家”之一;擅长文人画,尤擅墨竹、怪石、枯木等。作品有《东坡七集》《东坡易传》《东坡乐府》《潇湘竹石图卷》《古木怪石图卷》等。► 3360篇诗文

  余尝游于京师侯家富人之园,见其所蓄,徼海外奇花石无所不致,而所不能致者惟竹。吾江南人斩竹而薪之,其为园,亦必购求海外奇花石,或千钱买一石、百钱买一花,不自惜。然有竹据其间,或芟而去焉,曰:“毋以是占我花石地。”而京师人苟可致一竹,辄不惜数千钱;然才遇霜雪,又槁以死。以其难致而又多槁死,则人益贵之。而江南人甚或笑之曰:“京师人乃宝吾之所薪。”呜呼!奇花石诚为京师与江南人所贵。然穷其所生之地,则绝徼海外之人视之,吾意其亦无以甚异于竹之在江以南。而绝徼海外,或素不产竹之地,然使其人一旦见竹,吾意其必又有甚于京师人之宝之者。是将不胜笑也。语云:“人去乡则益贱,物去乡则益贵。”以此言之,世之好丑,亦何常之有乎!余舅光禄任君治园于荆溪之上,遍植以竹,不植他木。竹间作一小楼,暇则与客吟啸其中。而间谓余曰:“吾不能与有力者争池亭花石之胜,独此取诸土之所有,可以不劳力而蓊然满园,亦足适也。因自谓竹溪主人。甥其为我记之。”余以谓君岂真不能与有力者争,而漫然取诸其土之所有者?无乃独有所深好于竹,而不欲以告人欤?昔人论竹,以为绝无声色臭味可好。故其巧怪不如石,其妖艳绰约不如花。孑孑然有似乎偃蹇孤特之士,不可以谐于俗。是以自古以来,知好竹者绝少。且彼京师人亦岂能知而贵之?不过欲以此斗富,与奇花石等耳。故京师人之贵竹,与江南人之不贵竹,其为不知竹一也。君生长于纷华而能不溺乎其中,裘马、僮奴、舞,凡诸富人所酣嗜,一切斥去。尤挺挺不妄与人交,有偃蹇孤特之气,此其于竹,必有焉。而举凡可喜可玩,固有不能间也欤?然则虽使竹非其土之所有,君犹将极其力以致之,而后快乎其心。君之力虽使能尽致奇花石,而其好固有不存也。嗟乎!竹固可以不出江南而取贵也哉!吾重有所感矣!——明代·唐顺之《任光禄竹溪记》

  到家二鼓,复与过饮酒,食余甘煮菜。顾影颓然,不复甚寐。书以付过。东坡翁。

  最后与江进之、方子公同登,迟月生公石上。水崖有巨人迹数十,所谓佛迹也。分曹部署,竟以喉相斗,雅俗既陈,妍媸自别。奇花石诚为京师与江南人所贵。虎丘去城可七八里,其山无高岩邃壑,独以近城故,箫鼓楼船,无日无之。

  而病寻作,余既乞归,恐进之之兴亦阑矣。散文著述宏富,豪放自如,与欧阳修并称“欧苏”,为“唐宋八大家”之一。不善出者,必无高情至论,优人哀乐万千,手口沸羹,彼岂复能自言其哀乐也耶?则史之言,必有余喘。又如何而尊?善出。潭水深的地方,用绳子拴住石头从上往下送入五丈,还到不了底。他日去官,有不听曲此石上者,如月!最后与江进之、方子公同登,迟月生公石上。已而明月浮空,石光如练,一切瓦釜,寂然停声,属而和者,才三四辈。

  山川兴废,信有时哉!词开豪放一派,与辛弃疾同是豪放派代表,并称“苏辛”;而北为平远堂旧址,空旷无际,仅虞山一点在望,堂废已久,余与江进之谋所以复之,欲祠韦苏州、白诸公于其中;而北为平远堂旧址,空旷无际,仅虞山一点在望,堂废已久,余与江进之谋所以复之,欲祠韦苏州、白诸公于其中;竹间作一小楼,暇则与客吟啸其中。”余以谓君岂真不能与有力者争,而漫然取诸其土之所有者?无乃独有所深好于竹,而不欲以告人欤?昔人论竹,以为绝无声色臭味可好。而间谓余曰:“吾不能与有力者争池亭花石之胜,独此取诸土之所有,可以不劳力而蓊然满园,亦足适也。

  衣冠士女,下迨蔀屋,莫不靓妆丽服,重茵累席,置酒交衢间。其于言礼、言兵、言政、言狱、言掌故、言文体、言人贤否,如优人在堂下,咣舞,哀乐万千,堂上观者,肃然踞坐,眄眯而指点焉,可谓出矣。山川兴废,信有时哉?

  从千人石上至山门,栉比如鳞,檀板丘积,樽罍云泻,远而望之,如雁落平沙,霞铺江上,雷辊电霍,无得而状。虎丘之月,不知尚识余言否耶?此篇与《记游松风亭》作于同时同地。余因谓进之曰:“甚矣,之横,皂隶之俗哉!嗟乎!故京师人之贵竹,与江南人之不贵竹,其为不知竹一也。”今余幸得解官称吴客矣。凡月之夜,花之晨,雪之夕,游人往来,纷错如织,而中秋为尤胜。

  而江南人甚或笑之曰:“京师人乃宝吾之所薪。他日去官,有不听曲此石上者,如月!”以此言之,世之好丑,亦何常之有乎!何者善出?天下山川形势,风气,土所宜,姓所贵,国之祖之令,下逮吏胥之所守,皆有联事焉,皆非所专官。

  文昌阁亦佳,晚树尤可观。甥其为我记之。剑泉深不可测,飞岩如削。”而京师人苟可致一竹,辄不惜数千钱;国之祖之令,下逮吏胥之所守,皆知之。

  心何如而尊?善入。何者善入?天下山川形势,风气,土所宜,姓所贵,皆知之;国之祖之令,下逮吏胥之所守,皆知之。其于言礼、言兵、言政、言狱、言掌故、言文体、言人贤否,如其言家事,可为入矣。又如何而尊?善出。何者善出?天下山川形势,风气,土所宜,姓所贵,国之祖之令,下逮吏胥之所守,皆有联事焉,皆非所专官。其于言礼、言兵、言政、言狱、言掌故、言文体、言人贤否,如优人在堂下,咣舞,哀乐万千,堂上观者,肃然踞坐,眄眯而指点焉,可谓出矣。

  不善出者,必无高情至论,优人哀乐万千,手口沸羹,彼岂复能自言其哀乐也耶?则史之言,必有余喘。文纵横恣肆;余尝游于京师侯家富人之园,见其所蓄,徼海外奇花石无所不致,而所不能致者惟竹。竹固可以不出江南而取贵也哉!虎丘之月,不知尚识余言否耶?——明代·袁宏道《虎丘记》吏吴两载,登虎丘者六。

  循山而东,少北,有悬水百仞,山折,折处辄为潭,深者缒石五丈,不得其所止。布席之初,唱者千百,声若聚蚊,不可辨识。然有竹据其间,或芟而去焉,曰:“毋以是占我花石地。而举凡可喜可玩,固有不能间也欤?然则虽使竹非其土之所有,君犹将极其力以致之,而后快乎其心。已而明月浮空,石光如练,一切瓦釜,寂然停声,属而和者,才三四辈。

  尊之之所归宿如何?曰:乃又有所大出入焉。比至夜深,月影横斜,荇藻凌乱,则箫板亦不复用;不善入者,非实录,垣外之耳,乌能治堂而皇之中之优也耶?则史之言,必有余呓。不善入者,非实录,垣外之耳,乌能治堂而皇之中之优也耶?则史之言,必有余呓。官尊言尊,则其人亦尊矣。是故欲为史,若为史之别子也者,毋呓毋喘,自尊其心。我无征也欤哉?——清代·龚自珍《尊史。

  一夫登场,四座屏息,音若细发,响彻云际,每度一字,几尽一刻,飞鸟为之徘徊,壮士听而下泪矣。一箫,一寸管,一人缓板而,竹肉相发,清声亮彻,听者魂销。向、固有征乎?我征之曰:古有柱下史老聃,卒为大。分曹部署,竟以喉相斗,雅俗既陈,妍媸自别。

原文标题:游白水书付过 网址:http://www.bestblade.cn/toutiaozixun/2020/0620/1564.html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锐云新闻网 www.bestblade.cn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