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胜素丈夫美哉——李胜素(图)

母婴资讯 2021-01-0152未知admin

  自拜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梅葆玖为师后,李胜素的演艺水平有了实质性的突破。她先后跟梅葆玖老师学习了《凤还巢》、《穆桂英挂帅》、《锋》、《贵妃醉酒》、《野猪林》等经典剧目。李胜素说,李胜素丈夫梅先生教戏以认真细致闻名,对每个细节都抠得很细。像《锋》、《恨》等剧目,他都是手把手地教我。当年曾为梅兰芳先生操琴,现已八旬的姜凤山先生,亲自给李胜素传授梅兰芳当年演出的一些经验。

  如怎样与琴声做到水融,当嗓子不舒服时应该改用什么腔等,使李胜素受益匪浅。李胜素曾随梅兰芳京剧团去美国、日本、等国演出,追寻当年梅兰芳的足迹,中国京剧,受到异国观众的热烈欢迎,场面之火爆,令人振奋。李胜素感慨地说,中国京剧精深,我们要像当年梅兰芳先生那样,去我国的民族艺术,使京剧艺术世界。

  仅仅是在10年前,中国京剧还有“十旦九张”的说法,可见张派在那个时期十分红火。后来程派涌现出张火丁、燕、刘桂娟、李佩红等新人,形成了程张两派争奇斗妍的格局。令人遗憾的是,那一时期作为旦行主流的梅派虽然也出过一些新人,但真正有分量的流派代表人物却迟迟未出现。李胜素丈夫随着时间的推移,李胜素、董圆圆、史敏、邓敏等新人脱颖而出,渐渐成长为代表梅派的新生力量,如今的京剧舞台已形成梅、程、张三派鼎立的局面。行家认为,李胜素应当从梅兰芳青年和中年的艺术特色中学习。因为晚年的梅兰芳已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地,在看似平淡的表演中蕴涵着极大的,不到是难以将他的晚年艺术学到手的。李胜素深以为然。她说,梅兰芳晚年的艺术已臻化境,以我现在的,无法达到梅先生当时的艺术境界,如果能从他中青年的戏入手,会使自己更易成功。

  2001年,李胜素由中国戏曲学院研究生班毕业,被分配到中国京剧院二团。自加盟中国京剧院后,她与于魁智联袂成为菊坛的一对“黄金搭档”,具有很强的票召力。只要两人联袂演出,剧院总是座无虚席。

  京剧《大唐贵妃》在上海首演时,一张票卖到数千元仍然供不应求,场面之火爆,甚至成为上海的一大新闻。

  在唱腔上,《大唐贵妃》保留了12段梅兰芳的原创唱腔,同时新创作了30余段唱腔唱词。在表现形式上,融入了剧、舞蹈、交响乐等艺术手法。整出戏气势磅礴,富有现代气息。循梅兰芳先生“移步不换形”之,《大唐贵妃》虽多有创新但不失京剧之原味。

  这出戏叫坐儿的一个重要因素,与李胜素、于魁智这对“黄金搭档”参演有关。在这出戏里,老生于魁智的戏并不多,主要为李胜素配戏。名角当起了配角,于魁智并不在意,他诙谐地说:“在《大唐贵妃》这出戏中,我这个唐明皇也很重要呀!李胜素的艺格和人品都很好,她有机会主演这场大戏,我理所当然要全力支持她。”

  《大唐贵妃》用三组演员分别担任前、中、后期的杨贵妃和李隆基。史敏、李军担任前期的杨贵妃和李隆基,李胜素、于魁智出演中期的杨贵妃和李隆基,而后期的杨贵妃、李隆基由老艺术家梅葆玖和张学津扮演。比较起来,还是李胜素与于魁智最为出彩。相比之下,梅葆玖先生饰演的后期杨贵妃,虽然唱功没得说,但梅先生毕竟是年近七旬的老人了,其扮相显然与美丽的杨贵妃相差太远,难以体现出杨贵妃的闭月羞花之貌。而李胜素无论从形象、气质、唱腔和表演上,均达到了高度。看李胜素的表演可用16个字来形容:“雍容华贵、风采照人,贵妃再生,美不胜收。”

  李胜素说,我把参演《大唐贵妃》当做再学习、再提高的过程,我的老师梅葆玖也出演这出戏,我感到很荣幸。正是在梅老师的指点下,我才领梅派精髓。在演出中李胜素的眼神含蓄且具有穿透力;她的手姿变化多端富有美感;她的步伐潇洒优雅,又具有富贵气;她的腰功如杨柳扶风,柔软而优美;她的唱腔委婉细腻,缠绵悱恻,余音绕梁。“海岛冰轮初转腾,见玉兔、玉兔又早东升。那冰轮离海岛,分外明,恰似嫦娥离月宫……”李胜素的这段唱腔经戏曲频道数月的连续播放,已是脍炙人口。胜素说,《大唐贵妃》是融剧、舞蹈、交响乐等艺术门类为一体的一出大戏,通过排演这样一出大戏,使自己的艺术素养有了较大的提升,尤其是在如何表演人物方面,有了新的,可以说是受益匪浅。

  尽管李胜素已算得上是当今梅派的领军人物,但她并不满足,仍在不断地拓展新的艺术空间,创造新的艺术形象。

  在去年10月的第五届中国京剧艺术节上,由国家京剧院和山西省京剧院联袂演出的新编历史剧《晋德裕》引起普遍好评。这是一出反映晋商诚信经营的戏。在该剧中李胜素饰演钟雪儿,这是一个很有特色的艺术形象,虽是一个女儿家,但她侠肝义胆,疾恶如仇。李胜素在剧中一度女扮男装,以小生行当应工,如何准确地去把握这个角色,对她是个挑战,因为小生与旦角是两个不同的行当,二者之间还是有较大距离的。李胜素凭借自己深厚的艺术积淀,成功地驾驭了这个角色。她饰演的钟雪儿生动鲜活,对人物心灵世界的刻画细致入微。

  新编大型史诗京剧《赤壁》由著名导演张继刚执导。一个京剧外行来导演京剧,本身就有很大的看点。张继刚在《赤壁》中融入了新的艺术和时尚元素,演出后引起很大反响。

  李胜素在《赤壁》中饰演周瑜夫人小乔。小乔这个人物过去从未在三国戏中出现过。但此次《赤壁》中编剧和导演将这个大“穿插”其中,而且戏份儿还不少。在刀光剑影,的沙场上,有一位绝世红颜融入其中,确实起到了锦上添花的作用。由于小乔这个人物过去没有在京剧舞台出现过,没有“参照系”,这给饰演小乔的李胜素增加了不少难度。从另一个方面来说,正因为没有可借鉴处,也恰好为李胜素创造这个人物提供了很大的空间。

  小乔这个角色的出现成为《赤壁》一剧中的一个亮点,为这出英雄戏增加了几许浪漫,几缕柔情。李胜素本人就是一位,她饰演的小乔更是风姿绰约,光彩照人。其唱腔委婉细腻,清新雅致。其一招一式,一颦一笑,尽显小乔绝代风姿。尤其是她轻舞小袖,浅吟低唱时,让人为醉。剧中有这样一个情节:一个谗臣“游说”小乔,说曹操兴兵伐吴,完全是为“二乔”而来,小乔信以,决心以死明志,让丈夫周瑜抗敌。在此段表演中李胜素细心揣摩人物内心的情感波动,准确把握了小乔的内心世界,将小乔的心历程通过唱腔、念白和表演恰当地表现出来。那种柔肠百转、肝肠寸断的神态,令人惜之、怜之。剧中还设计了小乔率各府女眷来到战场,为前方将士送来新缝制的冬衣的情节。这一情节看起来虽有点牵强,但细细想来,似乎又不失生活之真实。毫无疑问,李胜素饰演的小乔以其俊美的扮相,华美的唱腔,出神入化的表演,为《赤壁》一剧增色不少。如果没有小乔这个角色的“装点”,《赤壁》无疑会因少了一份阴柔美而显得“失调”。

  李胜素曾说过:“梅派艺术至今已流传七八十年的历史,它的厚重感一直激励着我。我所揪心的不是我自己,也不是编导,更不是领导,而是观众,是观众中的有心人。所谓有心人就是对京剧对流派能鉴赏、能的这样一个群体。由于外来文化和多种艺术的冲击,这个群体正在逐步消失,一旦真的消失,流派没有了,京剧也就走到尽头了。”

  胜素的这段话寓意深长,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,戏迷和观众对京剧艺术的存亡是多么的重要!●

  面对胜素的传统版《醉酒》和《大唐》版《醉酒》,我有时候会觉得有点儿难以取舍。仅从表演的角度来说,我更期待那个传统版的《醉酒》,可以把演员身上唱念做舞的表演淋漓尽致地发挥出来,而《大唐》版的《醉酒》毕竟是了不少传统戏曲的精华表达元素,更多地从上遵从于导演意识的安排,使得那段演员的表演几乎被在了导演的大创意模式之下。但当我又一次观看了胜素《大唐》版的表演之后,却忽然发现了一些不同以往的内容。

  同样的一段“海岛冰轮”,在传统版本中,是单纯的喜形于色,杨贵妃听说即将驾临,不住内心的欣喜,眼中的花鸟鱼虫,冰冷的玉石栏杆都随着她的欢喜着上了蓬勃烂漫的色彩。这样的喜,是单线条的,只是开心,李胜素丈夫只是期待而已。

  而《大唐》版的《醉酒》便不同了,她还是用那样的曲调那样的身段唱起“海岛冰轮”,可那昔日的甜蜜中却夹杂了今日无限纠结的愁怨,当喜与悲对比得太鲜明的时候,的落差必然会被的愁苦所填塞。我在她的脸上读到了幻想中的喜与现实中的悲,我发现,尽管眼前这个戏剧时空削弱了传统戏曲的表演元素,但至少在这一个情绪点上,她把那人物原本单线条的心情,丰富了,教育局推出小学生教育资讯适用国国旗故事绘本,丰满了,多层化了。

  传统本的《醉酒》,她是真的醉在了酒里,而《大唐》版的《醉酒》,她是醉在了心里,醉在了情里,醉在了那份往事如烟不可追的迷蒙遐思之中。(叶子)

  

  

  ·视频:京剧梅葆玖委员恢复繁体字

  ·梅葆玖:京剧进校园并不是要把学生培养成

  ·图文:京剧艺术家梅葆玖现场观看京剧大赛

  ·梅葆玖称父亲没去过台演出 直航利两岸京...

  ·图:京剧名家梅葆玖与张学津讨论工作报告

  ·梅葆玖委员:京剧纳入义务教育内容要慎重

  ·京剧进校园不可一刀切 梅葆玖以地方...

  ·章子怡昨正式签约《梅兰芳》梅葆玖教黎明...

  请在这里发表您个人看法,发言时请遵守法纪注意文明

  漂在海外为什么出过国的人回来之后都会说中国不好

原文标题:李胜素丈夫美哉——李胜素(图) 网址:http://www.bestblade.cn/muyingzixun/2021/0101/31198.html

Copyright © 2002-2020 锐云新闻网 www.bestblade.cn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